中华娱乐网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20-03-17 05:15  【字号:      】

中华娱乐网

   进入疫情地图>>  去微公益捐款>>

   线上肺炎患者求助专区>>

  原标题:面对疫情,有外国政府破罐破摔了?

  “任何国家都不应该放弃努力,自暴自弃。” 

  前两天,世卫组织发言人亚沙雷维奇接受CGTN采访,一句表态,意有所指。

  全球疫情进入下半场,已经成为“疫情中心”的一些欧洲国家,行动却显得颇为消极。

  尤其是英国,一句“群体免疫”让全球哗然。迎战还是投降,成为欧洲多国面临的选择题。

  救命还是赌博?

  从上个周末开始,英国许多超市出现了抢购潮,空货架越来越多。

  一面是严峻化的疫情,英国确诊病例每天以30%的速度剧增,另一面却是简单化的措施。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召开紧急会议,之后的发布会上,他宣布英国疫情应对进入延缓疫情暴发新阶段,在这一阶段:

  · 轻症病人不再进行检测

  · 轻微症状患者不必再拨打111急救电话求助

  · 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的人在家隔离7天

  · 鼓励公众尝试产生群体免疫力(try and create herd immunity)

  不仅如此,英国也没有关闭学校或禁止超过500人的集会。发布会一结束,英国前卫生大臣亨特就表达了反对意见:“我们竟然什么都不做?!”

  尤其是“群体免疫”一说震惊了英国网友。谭主看到一句评论:“我们只是被告知会有亲人死去。”

  为了解释防控新政,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13日接受了“天空新闻”采访。按他的说法,这些举措正是要让4000万英国人感染冠状病毒,使社会获得“群体免疫”,长期更好对抗病毒。

  “效果”很明显。13日当天,英国的感染人数只有798人,现在,已经达到1372例。

  一位英国科技界知名华侨教授,看到“群体免疫理论”之后,也在朋友圈写下了一句评论:“这个不是理性,英国准备用40多万人死去的代价换取剩下几千万人的免疫。”

  与感染病例一同上涨的,还有诸多质疑。《柳叶刀》的主编理查德·霍顿把这种放任传播的策略比作“玩轮盘赌”,600多名英国科学家和学者连发三封公开信反对,超过10万英国人签字呼吁政府采取积极防控举措。

  眼看着批评越来越多,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15日突然改口,在多个媒体上出面否认“群体免疫”一说。在接受BBC访问时,他提出了与约翰逊首相日前政策相反的观点:“群体免疫”不是政府的政策,更不是政府的目标。

  按照汉考克同日在《每日电讯报》发表的文章,英国现在要做的两件事是“保护最脆弱的人群和国家卫生服务体系。”

  基于现在宽松的防控举措,前者基本无法实现,而后者或许才是“醉翁之意”。

  物竞天择还是以人为本?

  从这场疫情一开始,英国就慢了半拍。

  自出现首例感染者,英国政府拖了一个月才召开首次最高层级的内阁紧急安全会议,公布了国家防疫大纲。

  英国的防疫政策到底基于何种考量?

  谭主看了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以及英格兰首席医学官克惠蒂的诸多采访后,找到了答案。他们多次提到,防疫政策是要缓解NHS也就是英国国民保健系统面临的巨大压力。言下之意,尽最大可能帮助易感人群并非重要考量。

  具体来说,压力来自于两个方面。表面看,是看似不可控制的疫情。根据《卫报》最新披露的英格兰公共卫生部文件,预计英国新冠疫情将持续到明年春天,在最糟糕情况下,80%英国人口最终将感染。

  然而,英国医疗资源已经捉襟见肘。眼下,依然处于流感高发季节。医疗系统人员和床位紧张,在急救中心,急诊患者在轮椅上平均等待时长超过4个小时。

  反对党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说,现在医院里94%的床位都已被其他病人占用,一旦新冠疫情大暴发,重症病人将面临无法入院或无人护理的窘境。

  这背后,是压力的深层原因,英国保守党连续十年的紧缩政策,让公共服务支出大幅度削减。

  与30年前相比,英格兰现有的医院床位减少了一半,只有15万左右。医生和护士有数万个岗位缺人。

  结果就是,民主政府却不再为民众负责。政府不最大可能防控疫情,反而提出群体免疫,放任传播,让大家自救。

  这不免让人疑惑,要保护的竟不是人命,而是医疗资源,要弘扬的不再是人的权利,而是物竞天择的自然选择。

  别国的经验已经证明,新冠肺炎病情变化快,如果轻症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会大幅增加重症率和死亡率。

  欧洲何去何从

  截至当地时间3月15日18时,意大利累积确诊24747例。意大利的“全球最好医疗体系”在迅猛发展的疫情面前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鉴于严峻的形势,意大利总理孔特已在3月9日宣布封锁全国,动用军队力量实行全国戒严管理。至暗时刻来临,意大利采取了在西方国家中最为严厉的管控措施。

  但是,一切来得有些晚了。同样如此感叹的还有挪威。在过去的两周内,挪威的新冠肺炎确诊者已从15人飙升至1256人。

  在当地时间3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挪威首相索尔贝格说:“对我来说,过去这些天太不真实了,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处境中。”发布会当晚还提出了5项紧急措施,包括向中国求助物资。

  起初,部分西方国家隔岸观火;现在,战火已经在一些欧洲国家燎原。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部分欧洲国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同英国一样,踏上了“自然选择”的进程。

  瑞典12日决定停止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统计,同时不再对轻症患者和疑似患者进行检测。“投降”举措同样引发不满。

  △“这是真正的国家么?这是真正的政府么?

  疫情汹涌,已无暇犹疑。

  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塞13日表示,欧洲已成为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震中”。如此处境,来源于西方世界对疫情的纵容。

  正如《纽约时报》所言,“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在应对疫情暴发时即使不是完全消极,也是被动得出奇。” “中国为西方争取了时间,西方却白白浪费了。”

  现在,欧洲各国应对疫情的共识似乎依旧没有达成。全球化时代,欧洲不仅是欧洲人的欧洲。任何一个国家的失控,都会给这场战役带来危机。

  人类行至今天,已经具有抵御顽疾的能力。

  尽管对新冠病毒的了解依然不足,但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的提醒依然有必要重述:“我们可以谈论理论,但目前面临的情况是,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